2020年红花岗区“文军”在行动‖凝聚奋进力量 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

发表时间:2020-03-18 11:50 来源:红花岗文明网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攻坚克难 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的讲话精神,紧紧围绕稳定持续增加农户收入和“两不愁、三保障”目标,确保在2020年实现脱贫攻坚目标任务;扎实推进重点工作,坚持以“扶志、扶技、扶贫”相结合的帮扶思路,确保做到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注重创新扶贫思路,红花岗区文联组织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创作一批以脱贫攻坚帮扶为主题的优秀文艺作品;继续加强宣传力度,继续发挥文艺的影响力大、影响面广的优势,继续讲好红花岗区故事,特别讲好脱贫攻坚的故事。

  一、情景诗朗诵:

  《让党徽闪亮在扶贫路上》

  编导:李影;音乐:刘浩;

  表演:易徒芳、李影

  《让党徽闪亮在扶贫路上》.mp来自遵义市红花岗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08:32

  二、文学类

  《临江仙•巷口葡萄》

  文/陈金石

  碧影斑斓青翠帐,珍珠姣丽尤丰。孟秋丽日露晶容,靓妆墨绿架,缀满小玲珑。// 根蒂蟠虬龙须绕,迎来秋月清风,甘甜脆嫰味醇浓,沁而爽口里,尽在心田中。

  《七律•大板水之夜》

  文/余顺亮

  萤火依稀过栅栏,顽童嬉笑荡秋千。

  纳凉溪谷蛙声静,好客农家米酒甜。

  梅杏含羞香院里,柳杨入梦守河边。

  一弯月影留清照,几许诗心伴老泉。

  《 沁园春•红花岗区》

  文/李福泰

  黔北明珠,古邑播州,圣地飞鸿。看巍然金鼎,海龙锦绣;葱茏巷口,街道繁荣。瞻仰红楼,晨雕伟岸,灿烂朝阳照宇空。初心在,要担当使命,立党为公。// 湘江凤岭青松,好生态家园沐惠风。喜第三产业,发达兴旺;多元文化,八类交融。统建城乡,脱贫致富,阔步新征气势宏。老区赞,改革开放早,再立新功。

  《七律•金鼎莲池新天地》

  李福泰

  四围峻岭绽莲瓣,三月盆池景泰蓝。

  温室菜棚播梦想,水车溪涧转悠闲。

  桃红柳绿春光秀,鸟语蜂飞物候喧。

  建设新村天地美,云中金鼎笑开颜。

  《七律•巷口镇非洲菊》

  谭必章

  清雅隐逸扶郎花,脱贫攻坚巷口家。

  红星村民有企盼,致富路上见繁华。

  大棚呵护扶郎花,姹紫嫣红展奇葩。

  不是偏爱非洲菊,高洁之中就数她。

  《葡萄出山记,红花岗区建好农村公路助推产业发展》

  报告文学类/张桂珍

  你知道海龙镇吗?提起海龙镇,你会想到什么?

  一定是海龙坝那上千亩稻田翻滚的绿浪,海龙水库那碧波连天的水波,还有那在千亩稻田中劳作的农人们那高亢优美的,一人领唱众人帮腔的海龙薅秧歌“满坝秧苗嫩油油唛,今年又是大丰收喽……”,是不是一幅田园牧歌的恬静画面在你的脑海里浮现?

  穿一双鞋带一双鞋进城去

  在这片位于遵义市红花岗区西北郊,总面积为43.5平方公里、总人口为16424人的土地上,不仅有贡米、水库、薅秧歌,还有着1800多亩的水晶葡萄、数百亩的海龙西瓜、海龙大头菜、海龙折耳根、海龙生姜和海龙温泉等等。

  海龙除了海龙坝和温泉村的永丰、永新地势较平以外,其余大多是山高林密,悬崖峭壁,几乎是“连峰际天兮,飞鸟不通”之地。一条路,阻隔着海龙人与外面世界的交流,即使他们种的葡萄、大头菜、生姜、折耳根再好,无路运出去,也只有眼巴巴地看着这些东西烂在葡萄架上、烂在土地里面。桂花村的尖山村民组林木葱茏、灵秀青翠,可爬山之难,会让你去一次再也不想去第二次,因为你的腿至少要疼三天。更有让人感到难堪的是,温泉村的尖山村民组(同名)离村委会4.4公里,离镇政府6公里,离遵松路口6.5公里。“爱脸面”的尖山村民们要出门,往往是穿一双鞋,带一双鞋,穿什么鞋呢?雨鞋;带什么鞋呢?皮鞋。因为这条通往外面的小路高高低低、坑坑洼洼,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他们穿着雨鞋走过这一条难走的泥泞路,背包里背着皮鞋,走到大路口,找个农户家、坐在人家干沿坎上,把满是泥巴的雨鞋脱下来,然后拿出包里的皮鞋穿上,再之后是把雨鞋放在农户家住房的外面,万不可放在别人的家里,换好后才拍拍身上的灰或搓搓裤管上的泥,抖抖精神“进城”。谁愿意呢?没法呀,人都是讲脸面的,你不讲,街上的人怎么看你?你去吃酒,你的亲友怎么看你?你进商店别人怎么看你?难堪哪,尴尬哪!

  于是,因为路,地处市郊的海龙镇居然有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贡米村112户364人,桂花村108户365人,龙泉村122户368人,温泉村53户143人。所以,修路,修路,成了海龙人的渴望,也是海龙人祖祖辈辈的愿望,可是,路在何方?

  葡萄走不出村庄

  脱贫攻坚战让海龙镇在2017年已达到了村村通公路,这大大地方便了村民们的出行和产业的振兴,可是,通组路呢?入户路呢?好像还在等待,不知何时,不知有没有那一天,村民们望着家门口的泥巴路长吁短叹,望着连绵的大山摇头。桂花村尖山村民组村民回忆,曾经,这里有一个老太太去世了,十多个壮汉轮流抬着遗体,走了一个半小时才走到公路上,灵车司机都等得不耐烦,差点打道回府了。温泉村永丰村民组的葡萄熟了,靠人背,肩挑,鸡公车推,颠颠簸簸从泥巴小道运到公路上,葡萄收购商一看:“不要,你的葡萄都是颗颗,我卖给谁,我要串串,坨坨,懂吗?”原来成串的葡萄已在小道上被抖成了“颗颗”。

  春风行动,夏季攻势,终于在2017年的6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把目光投向了这一民生建设,他要求“交通建设项目尽量向进村入户倾斜。”解决农村群众“最后一公里”,提升农村公路通行能力,引导和帮助农民致富,这是提高和改善农民生产生活水平的重要手段,要让广大农民群众得到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幸福感。

  于是,中央出台了“农村‘组组通’公路”三年(2017—2019年)大决战文件,随继,省、市、区都出台了“农村‘组组通’公路大决战实施方案。”各级方案都明确以“交通进村入户,助推精准扶贫”为统揽,早日打通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红花岗区政府决定成立以区长为队长的攻坚队,并明确了成员单位,其中红花岗区交通运输局具体负责辖区内通组公路项目的组织实施,镇、村具体负责农村“组组通”公路项目的建设用地交付使用及群工协调工作和安全、质量的协助监督。

  于是,一场“组组通”公路大决战正式开始了!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红花岗区交通运输局,局党委雷厉风行,及时召开党委会议,制定工作方案,之后又召开全局干部职工大会,成立决战行动工作组,明确工作目标,确定工作任务,细化工作步骤,严肃工作责任,提出工作要求,并且,针对“组组通”建设方面和施工组织不力、资金无保障的施工单位解约,重新选择施工管理能力较强的企业进场;和金鼎山、海龙、巷口等镇主要领导、涉及各村支书、主任分别召开座谈会,对每条线路存在的问题逐条梳理并明确相关事项,力求解决群工问题。

  这期间,红花岗区公路管理所作为业主,首要的工作是对该区“组组通”公路项目统计编制上报。公路管理所副所长兼路政大队副队长、80后干部王萌伟身先士卒,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及通达数据采集的人员开始了项目采集工作,这一群年轻人,深知任务的重要和急迫,他们跋山涉水,经历了5天2晚的连续劳作,吃、住、办公均在路上、在车里,终于出色地完成了全区“组组通”公路的项目采集与统计报送任务,并顺利通过了上级领导的审核。之后的2017年9月,又历时3天,奔赴各现场,核查全区258公里农村公路,最终筛查出70个项目146.49公里道路符合最新建设要求。这里面,涉及到海龙镇四个村16个村民组的15.58公里通组路。

  按照“整镇推进”方式,海龙镇的“组组通”战斗在全镇打响了,不管是新建的还是在原有路基加宽加厚硬化的,一律按“宜宽则宽,宜窄则窄”的原则,因地制宜确定技术标准。但也不得违背各级文件上规定的:30户以上村民组通组公路路基不得小于4.5米,路面宽度不得小于3.5米,每公里错车道不得少于3处,水泥混凝土路面厚度不得小于15厘米,混凝土强度不得低于25MPa等规定。

  温泉村的18个村民组中,涉及种葡萄的主要有永丰、永新,红旗、新磷四个村民组,他们几乎家家种葡萄。为了方便葡萄的运出,他们从2012年就由村委会组织村民投工投劳,建起了多条乡村马路,可以通川路车等小型货车,但路面状况相当不好,泥土、石子、坑洼是少不了的,更有通往各家各户的葡萄种植地都是狭窄的泥巴路。每逢葡萄成熟的季节,村民们便雇人背的背,挑的挑,驮的驮,推鸡公车的推鸡公车,从各家的葡萄地里搬运到马路上,其间,最近的花几分钟,最远的要花一、两个小时。烈日当空下,人累得汗流夹背,葡萄也在沿路上损坏不少,导致收购商压价,一年的辛苦这就这样毁在这条路上。

  通向家门口的“连户路”

  好在修通组路连户路的大军来了,而且要按标准修又宽又硬的水泥路,于是,村民们高兴了,端水的端水,送饭的送饭,有的还主动帮助施工队干活,尤其是公路通往自己葡萄地的那一段路更是出动一家人倾力支持。

  在桂花村,连户路修建得特别艰难,尤其是尖山村民组,山高坡陡弯拐多,有的地方坡度几乎是45度。还有自1999年海龙水库修建以来,桂花村14个村民组就有11个村民组土地被征用、淹没,水库将桂花村一分为二,水库建成后,居民出行均需绕道走,给他们的生产及生活带来了诸多的不便,尤其住在尖山村民组的,要么渡船,要么绕山转,大约要1个多小时左右才能到镇里。当年,建档立卡精准识别的贫困户仅尖山村民组就有42户150人,他们爬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住着跑风漏雨的房子,喝着山上浸出的流水,照着因电压不稳而昏黄的电灯;孩子上学早出晚归走二、三个小时,若有个疾病需要抢救,那更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山下现代化的生活与他们几乎无缘,于是,年轻的人们,伤心地离开尖山,外出打工!

  现在,挖掘机的轰鸣声,开山放炮的爆炸声震醒了这片大山,也振动了人们的心,村民们纷纷走出家门,投入到修路的队伍中。他们不是在“走的人多便成了路”的地方修路,而是硬在没路的地方“逢山开路”,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通过大家的一致努力,苦干加实干,再加拼命干,到2018年年底,尖山村民组的通组路终于修通了,人们欢呼雀跃。可是入户路呢?村民们望着自家门前的泥巴路,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自己修!”于是,各家各户都主动地连接通组路,哪怕自己出钱出力,这不,连尖山村民组最远最高的一户人家都已修通了。如今,桂花村14个村民组的通组路、入户路都已修通,村连村,组连组,户连户,每一条都是标准的4.5米路基、3.5米路面、一公里三处错车处,危险处有护栏,有的甚至已经开始了绿化。更让人感到惊喜的是环海龙水库的24公里“环湖公路”已经修好,半山腰还修了一条彩色的健身步道,村民们劳动之余,或城里人节假日来这条路上走一走,跑一跑,飙一飙单车,那满眼的绿,那眼前的路,那眼底波光粼粼的海龙水库,简直让你心醉。

  修路的过程,其实是一个凝聚各方心血的过程,一条大道的背后,有着多少人的艰辛和付出,谁又说得清?

  各级文件上一致强调:“乡镇、村具体负责农村“组组通”公路项目的建设用地交付使用及群工协调工作。”还规定安全问题、质量问题镇、村要协助监督。也就是说,修路过程中安全问题、质量问题及其他矛盾你都要解决。是的,不监督,出了安全问题怎么办?路能保质保量吗?出现了矛盾不解决,路能修通吗?

  所以,海龙镇除了成立了以镇长熊明义为主任的“组组通”公路建设办公室外,还成立了“道交办”,指派了一名干部为工程监督员和安全检查员,配合红花岗区交通运输局的工程人员工作。这位监督员每天在全镇各条“组组通”施工现场跑,因要赶工期,基本每条路都是“倒排工期”,而且要求做到当天的工作当天清零。这位监督员还坚持监督现场的用料配料,确保工程质量。2018年2月,天气寒冷,海龙镇政府根据雪凝天气的实情,2月4日,镇政府即作出:抗凝冻保安全工作安排。要求监督员、协管员分上午、下午进行隐患排查,要求交安协管分队每天对所修的道路进行安全巡查,要求桂花村尖山组、龙泉村龙台组、贡米村青杠组至长田组3条危险路段通组公路进行封路,并严格坚持24小时值班制度,坚持领导带班,值班人员必须到岗,其他全镇未值班的干部必须保持通讯工具24小时畅通,同时根据要求随时安排应急值班。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红花岗区交通运输局的工程人员还是镇、村里的全体工作人员都绷紧了神经,有几次在野外,因为天气原因,无法回家,就借宿在村民家里,可是,没有一个人发一句牢骚,说一句怨言,终于保证了通组公路按质、按量、按标准如期完成。

  母亲丢下病榻上的女儿

  桂花村尖山村民组有个村民,因修路占了他一亩左右耕地和林地,镇里按红花岗区的补偿标准发给他,他死活不同意,一定要按汇川区的标准补,因汇川区的略高一点。桂花村的支书、副支书、村主任都去给他做了工作,他还是不答应,后来只好又加上村协调员和驻村干部,甚至把派出所的干警也请来了,反复给他宣传政策,反复给他进行对比,反复给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服、谈心。下班了,他们还没走,已是晚上了,他们还在这个农民家。最后,这个农民被感动了,接受了红花岗区的补偿标准。基于他的房屋已经十分破烂,村里给他办完了建新房的审批手续,并让他自己在尖山村民组内任意选址,此时,他的脸上才露出笑容,终于说了一声:“谢谢你们了!”

  还有一家农户,老母亲已经80余岁,不常下山,听说修路占地可以补偿,于是翻箱倒柜找出了一张发了黄的牛皮纸写的地契,然后交给他40多岁的儿子,要儿子拿这张地契作依据请求占地补偿。镇和村的领导看着这张地契哑然失笑了——原来这是解放初期的一张地契,早已无用了。镇、村干部们为了能给这个农民解释清楚,特地请来了镇司法所的干部给他依法解释,并翻出历年来关于土地的法律法规、政策规定给他看,这个村民才得以释怀。他说,他母亲告诉他的,这张地契是她母亲的父亲留下的,他回去还要做母亲的工作,不然她会想不通。司法所的干部笑了:“你解释不通我去解释。”大家也说:“等路修通了,你带你母亲下山来看看现在的变化,她就会想通了。”不过,大家还是要求他把这张地契保存好,算是个历史见证,以后海龙镇若是写《镇志》或建个博物馆之类,是用得上的。这农民一听,乐了,或者,他手上拿的还是一件“老古董”呢。

  有一段路的修建过程中,原来的施工单位因资金问题需要更换,经招标换成了现在的施工单位,可原施工单位却欠下了雇用的驾驶员的工资和临时租用的村民的房屋的租金。这些人联合起来,用“堵工”的方式索要工资和租金,造成“三天小堵工,五天大停工”现状,使得工程建设进度十分缓慢。为了不影响工程建设进度,镇、村、驻村干部、派出所等各方面力量都动用了,就连公路管理所的同志也到了现场,经多方多次做工作、协调,最后决定,由区交通运输局、镇先垫付一部分资金,在2018年农历腊月28日之前让这些农民工拿到钱回家过年。

  这样的事,在红花岗区公路管理所副所长兼路政大队副队长王萌伟身上发生过几次。2017年底,春节临近,面对施工单位垫资压力大而无法支付农民工工资的问题,王萌伟总是将心比心,时刻挂念着辛苦的农民工是否拿到钱回家过年。为此,总能看到他带着三、四个人到处奔波的身影,一会儿去现场审核工程量,帮助测算民工个人工资,保证钱一下来就能发到农民工手里,一会儿跑去银行申请拨付补助贷款,一直到最终农民工都领到了钱回家过年,才能看到他疲惫的脸上泛起微微的笑容。王萌伟心系工作、心系他人,唯独不把自己和家人放在心上,为了工作经常加班加点,风餐露宿,好多次吃、睡在车里,甚至连老父亲生病住院都没能去照顾,自古以来,忠孝难两难全。

  就在“组组通”已完成了100%的今天,谁也不敢松懈。2018年11月20日,海龙镇镇长熊明义刚刚开完会,安排好桂花村尖山组村民最后一家入户路的问题,突然接到在成都读大学的女儿的电话,这电话让她吃惊不小,也纠结起来。原来熊明义的女儿得了急性阑尾炎,需要马上开刀。怎么办?她思量着,女儿那边肯定应照顾,作为母亲,她责无旁贷。可镇里的工作,尤其是“组组通”也在最后冲刺的关键时刻。电话里女儿声音格外轻,没事妈妈,不用管我,工作要紧。熊明义的心里酸酸的,握着电话的手止不住颤抖。思考再三后,她决定,立马先开会,布置明、后天的工作,然后于于手术当晚赶到成都,第三天她就出现在办公室里。有谁知道,往遵义赶的路上,她心里怎样牵挂病榻上的女儿,有谁看见,她如涌的眼泪?

  迄今为止,海龙镇已完成了30户以上自然村寨100%通硬化路,100%路已入户,真正实现了“交通进村入户,助推精准扶贫”,打通了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如今走在全镇的大小村寨,随处可见通畅明亮的村、组道路,入户道路一直延伸到被绿树掩映下的白墙、青瓦、斜面顶的整洁的农家庭院里,让庭院显得分外地安宁、分外地幽静。幼儿园的公务车可以开到村口,快递小哥可以把来自各地的网购物品送到门口。

  路通则产业兴,海龙坝那1500余亩稻谷长得比任何一年都茁壮,收成比任何一年都好,农民们又开始收割了。田头回响起《薅秧歌》的曲调 “山青水清党更亲啰,英明政策暖人心啰,精准扶贫诚信在啰,幸福生活万年长啰!”歌声此起彼伏,好似那谷浪一浪高过一浪。是啊,路通了,他们的海龙贡米更是供不应求了,订单如雪片般飞来,拉米的车排成了长龙,他们今年的腰包比往年更鼓了。海龙镇农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已达12085元了,贡米村的还要多一些,这个数比全省农村人口可支配收入高出4000多元呢,能不高兴吗?

  温泉村永丰、永新、红旗、新磷四个村民组的1800余亩葡萄,通组路甚至连户主路都硬化了,村民们再也不用雇人肩挑、背驮、鸡公车推了,直接摘下来装箱,然后就搬到汽车上,汽车就在新拓宽硬化的大路上等着,来自重庆和遵义周边的葡萄经营商们抢着收他们的葡萄,他们一天多时可卖5000斤以上,因葡萄质量好,味美,颗颗都晶莹剔透,销路根本不愁,每斤3元以上,这一天的收入是多少,算算就知道了。

  还有城里的人开着车,或者坐着客运来摘葡萄的哟,葡萄包吃,摘几走的才算钱。葡萄熟了的时节,每天从早到晚客运车都忙着载满一车一车的人来到这里。摘了葡萄,再在农家吃顿农家饭,喝杯葡萄酒,日子甜蜜起来。

  他们还成立了个“遵义市万华水晶葡萄种植专业合作社”,现有社员120人,由年仅30多岁的刘远强任理事长,44岁的胡万华任副理事长,两个年轻人,既是种葡萄专家,又有管理能力,还有市场经济头脑和远景发展规划,把整个合作社搞得红红火火。

  2018年11月29日,一个暖阳高照的冬日,胡万华和他俊秀的妻子王华容在地里给葡萄剪枝,种了30余亩葡萄,春天管理和秋天采摘时是要雇人的,其余时间都是他夫妻二人在地里劳作:锄草、施肥、打药、剪枝等等。妻子站在一个约3米多高的梯子上修剪着,他则站在另一棵葡萄前修剪着,他们的身子都高出葡萄架。冬日的葡萄园一遍褐黄,一块挨着一块,一片连着一片,有高有低,好似连绵起伏的山峦绕着天高云淡,夫妻俩在这片褐色的海洋里显得特别抢眼,这一对勤劳的夫妻的身影,着实是一张真实的、感人的“勤劳致富”图。他们有一个76岁的母亲,母亲不愿在城里跟着大的两个儿子享福,愿和小儿子胡万华住在一起,春天,来看看满眼的绿叶,秋天,来看看满地的褐黄,采摘时看看人欢车鸣的丰收景象,皱纹密布的脸上总是禁不住透出笑意。他们还有一个可爱的独生女,在城里读高三,节假日也欢天喜地地来葡萄园,名义上是来帮忙,实际上是观风景,然后写进她的日记里和作文中。胡万华说,路通了,葡萄采摘搬运方便了,不会损坏了,也用不了雇那么多人了,成本减少了,收入比以前更高了,年收入可达20余万呢。真是个实实在在的小康之家了。

  温泉村的主任呢,有次要去市里开会,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出门时,竟习惯性的要穿雨鞋,幸好妻子看见及时提醒,将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递给他,他才笑着拍着脑门说:“哎呀,忘了忘了,出门就是大马路呀,还穿什么雨鞋?”说着,穿上皮鞋,在穿衣镜前照照,又理理头发走出了门,大踏步地行走在宽阔的公路上。

  从没有路到泥巴路到水泥路到掊贫致富的金光大道,村民们心驰神往,浩气激荡,正在奔向梦想的地方。

  尖山村民组的变化更大了,大得让人难以想象。

  一望无际的山依旧苍翠欲滴,水泥硬化过的路面在山林与民居间时隐时现,远处传来各种鸟儿动听的鸣啭。站在山的最高处,可以看见海龙水库湖面,满湖的碧波映照着阳光的碎片,仿佛它是来自高渺深邃的苍穹,有意降落在这片人间,让这儿的人幸福安康,滋润绵甜。

  路通了,当年尖山村民组因贫困被迫外出打工的人回来了,盖起自己的新房,过去即使有钱,没有路运建材也是枉然。现在,已有18户盖起了新房,2户正在建设之中,2户手续已办完,待建。还有10户为方便孩子读书在城里买了房子。盖了房,还要买车,现在尖山村民组已有9辆骄车,9辆摩托车,5辆三轮车。每天清晨,他们有的把才从地里拔出来的菜整理后装在车上,不到20分钟,便到了农贸市场。有的开车或骑摩托车几分钟便到了烟厂或金紫阳食品厂、航中等单位务工。孩子们上学坐车的坐车,走路的走路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路通了,可以栽电杆拉电线了,做饭、烧水、电视、电脑、孩子做作业,不愁电压不稳了;路通了,安水管、接龙头,直接把海龙水库的水流进了锅里;路通了,种水稻、种玉米、高粱、蔬菜下地方便了;路通了,喂猪、喂牛、喂羊、喂鸡、鸭、鹅不愁运出去困难了……

  这条通组路连户主路连通了小康了路。

  路通万事通

  现在,贡米村的水稻种植要从核心区的1500多亩扩大到覆盖13个村民组的3000余亩,受益农户450余户,今年的优质米总产量已达150万公斤,预计集体稳定收入15万元,农户每年可增收2000余元,而且,正在进行对海龙贡米的无公害认证,以后的海龙贡米会更加优质、高产。这个在明、清时期作为进贡给朝廷之用的“贡米”,现在不仅皇帝能吃到,普通百姓也能吃到。

  《海龙薅秧歌》呢,原本是在清朝中期,农人在田里薅秧时,从心底里发出的歌声,因曲调优美、独特,1957年便被应邀进京参加全国文艺调演,还受到了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深受好评。2005年就被列入了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现在,我们的文艺工作者又将《海龙薅秧歌》加以整理,加工,那歌声更动人了,不但在民间传唱,而且还多次参加省、市、区文艺调演,为了让这一文艺瑰宝得以永久流传,在海龙的几所中、小学内,作为音乐课的必修课,让它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你听,孩子们用稚嫩的声音唱得多好:“山笑水笑人欢笑啰,小康生活已来到啰,幸福生活万年长啰!”

  海龙水库自1999年动工,2003年竣工,现在水库区域面积已达2平方公里,储水量约0.29亿立方米,遵义市两城区50余万人的饮水来自这儿。不要担心它的水质,库区周边的农家均已搬迁,已没了什么湖边农家乐,环湖已修建了24公里的硬隔离网工程,想进入湖区是不可能的,垃圾和污水的收运已达全覆盖,所以,我们喝的是达标的饮用水。库区还是风光迷人的游览区,海龙水库以它的特有魅力,将成为海龙旅游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海龙的水晶葡萄已经获得了无公害认证,合作社还准备下一步发展加工行业,拓展销售渠道,现在有部分种植户用传统的酿造方法用水晶葡萄醉酿酒,送与亲戚朋友品尝,得到了一致好评,现已成为种植户家中接待亲朋好友的必需品,人们经常坐着轿车或客车到村民家中购买。所以,合作社准备进行招商引资,发展水晶葡萄生加工产业,形成生产、加工、销售的产业链,使合作社水晶葡萄种植的经济效益最大化,确保种植户增收致富,也带领更多群众共同致富。到那时,你到海龙水晶葡萄种植园来,吃的不仅仅是葡萄,还要喝葡萄酒呢!

  至于海龙西瓜,海龙大头菜,海龙折耳根,海龙生姜,海龙温泉等都在规划和实施之中。

  让你更想不到的是,海龙镇区要进行修建了。虽然“十三五”的到来和脱贫攻坚让海龙镇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但由于海龙镇现状镇区位于海龙水库二级保护区之内,毗邻一级保护区,城镇发展受到限制,因此,拟将镇区搬迁到奶牛场一带(镇区中心区)集中建设蓝图已经绘出,规划已经作出,一旦在全镇人民的努力下成为现实,海龙镇必将是一个生态文明,人民幸福的示范城镇形象。

  路在哪里?路在大地上,在山水间,在我们每个人的希望中,习近平总书记说:“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路,也在我们心中,路,在我们的脚下。“组组通”“连户路”让海龙人祖祖辈辈的梦里的致富愿望实现了!海龙人还将会用自己的脚走出更长、更新、更美的路!

责任编辑:向滟伶